人格的选择——读余秋雨先生的《借我一生》有感

上传时间:2016-12-20 09:10:00信息来源:新华水利控股集团公司

       最初对余秋雨先生的印象,大概是他在某届青歌赛担任评委,他渊博的学识与幽默的点评让我无比膜拜。之后开始看他的书,从《文化苦旅》到《千年一叹》,从《山居笔记》到《霜冷长河》,余先生书中展现出恢弘的历史文化底蕴深深地吸引着我。突然有一天,余先生抛出了一部对中国文化界的“告别之作”,便是这本品读了好久的《借我一生》。“我历来不赞成处于创造过程中的艺术家太激动,但写这本书,常常泪流不止”,这是余先生写这本书时的心境,可见他在写作的时候投入了自己的全部身心,而读者在阅读的过程中,才能渐渐感受到这眼泪的分量。

  《借我一生》这本书是余先生对自己前半生的回顾。少年时代的经历培养了他对文化的亲近与信任;文革时期的遭遇与观察令他对“文化废墟”的前景产生了深深忧虑;在奉化及其后苦读的阶段里,他通过传统典籍的广泛涉猎真正建立起自己的文化信念;在艺术理论阐释与创作的过程中,他领悟了“结构”对于文学乃至文化的重要性;在担任行政领导的过程中,他开启了对“几百年来中国文化低效化”的反思;而在独自上路的旅程里,发现了以“对话”重新塑造和构建一种民族文化体系的可能;此后的旅程与创作,则是对于他这一文化思路的亲身实践。读完全书,对余先生的佩服不再仅仅局限于他的学识,更多的是他的人格和品格。
  余先生在书里写道:人生的路,靠自己一步步走下去,真正能保护你的,是你自己的人格选择和文化选择,那么反过来,真正能伤害你的,也是一样,自己的选择。
  一个人最初的人格塑造来源于家庭的教育与生活的环境。从书中可以看出,余先生的父母亲人对他早期的教育和引导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他的母亲是那个年代农村里极少有的文化人,在他小的时候就比较注重对他的文化教育,而对他影响极大的叔叔也用自己的言行潜移默化地感染着他。及至他来到上海读大学,文革爆发,一家人被批斗得苦不堪言,但却一直有善良的人默默地帮助他度过了一次次的危机,这也使得他在面对恶劣的环境时还相信有美好存在,而不至于失掉本心。
  除了外部的客观条件,人格选择的关键其实是主动性的体现。余先生博览群书、知识底蕴丰富,同时他又是一个善于思考的人,面对逆境并不一味地怨天尤人,而是坦然接受磨难。人格引导人的行为,当然人格的塑造和意识观念的养成并不能一蹴而就,而是通过提高自身修养、点滴积累而成的。提高修养靠的是什么?是知识,是文化,是对世界、对事物的感知与理解。文化底蕴和人的心态决定了一个人的内涵,内涵又决定了外表的真实程度。就像普通石头经过打磨也能为人所观赏,却不及钻石那样光彩夺目、坚硬无比,因为钻石在地底承受的压力是普通石头永远也无法承受的。
  每个人在每个阶段都不能放松对自己的“打磨”与“塑造”,丰富自己的学识与涵养,这应该就是余先生认为正确的“人格选择”吧。即使经历曲折,也能在纵横捭阖间感知生命的丰富,回首往昔,亦可感叹一句:借我一生,一样可以绚烂多彩!

 
作者:王潇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