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林语堂《苏东坡》——领苏轼的人性魅力

上传时间:2016-12-20 09:10:00信息来源:新华水利控股集团公司

       今年是林语堂先生逝世四十周年,我重新阅读了一遍先生的《苏东坡传》,这本被誉为二十世纪四大传记之一的力作,感触良多,收获颇丰。记得第一次读是在学生时代,当时只是觉得苏东坡这位才子一生并不得志,悲悯的色彩有些浓郁。但是重读经典后,深深被苏东坡的人性魅力折服。苏东坡毕生都饱经忧患佛逆,但是他所具备的这些难能可贵的优秀品质,使他在历史的长河中永远光辉璀璨,让世人一直无比钦佩,怀念。
  该书涉及到的史料是林语堂先生从众多史料中提炼考证而来,因为经过先生的润色,去掉了些晦涩难懂,反而觉得在整本书中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书中文学色彩浓厚,以苏东坡一生的命运轨迹为主线,从执政、文学、诗词、书画、情感、佛道教等方面将一位伟大的文学家、政治家、书画家的一生娓娓道来。
  苏轼(1037~1101),字子瞻,号东坡居士,北宋眉山人。是著名的文学家、书画家,唐宋散文八大家之一。他学识渊博,才艺恒华,在书法、绘画、诗词、散文各方面都有很高造诣。他是北宋继欧阳修之后的文坛领袖,散文与欧阳修齐名;诗歌与黄庭坚齐名;他的词气势磅礴,风格豪放,一改词的婉约,与南宋辛弃疾并称“苏辛”,共为豪放派词人。
  在林语堂先生笔下的苏东坡,可谓是几千年来才一出的奇人,他从不吝啬自己对这位全才的喜爱。他曾这样评价过文坛的巨子:“李白,一颗文坛上的流星,在刹那之间壮观惊人地闪耀之后,而自行燃烧消灭,正与雪莱,拜伦相近。杜甫则酷似弥尔顿,既是虔敬的哲人,又是仁厚的长者,学富而文工,以古朴之笔墨,写丰厚之情思。苏东坡则始终富有青春活力。”
  作为当代著名的翻译作家和文学家,林语堂先生为何将苏东坡的传记写的如此有血有肉,他道出了这个浅显易懂的道理:“我认为我完全知道苏东坡,因为我了解他。我了解他,是因为我喜欢他。”“像东坡这样富有创造力,这样守正不阿,这样放任不羁,这样令人万分倾倒而又望尘莫及的高士,有他的作品摆在书架上,就令人觉得有了丰富的精神食粮。”正因为对苏东坡这个人物的喜爱,林先生将他栩栩如生地呈现在读者面前。他强调,苏东坡比中国其他的诗人更具有多面性天才的丰富感、变化感和幽默感,智能优异,心灵却像天真的小孩——这种混合等于耶稣所谓蟒蛇的智慧加上鸽子的温柔敦厚(林语堂语)。
  《苏东坡传》中提及到了一些苏东坡诗词的创作背景,细细品味,感受其中的豪迈和婉约别有一番风味。“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怎样的一生,才有这样的才情?林语堂先生作了这样的概括:“东坡是个秉性难改的乐天派,是悲天悯人的道德家,是黎民百姓的好朋友,是新派的画家,是伟大的书法家,是瑜伽术的修炼者,是佛教徒,是诗人……”。嗯,这些还不够,在我看来,苏东坡身上还有着一股道德的力量,照亮着人性的光辉,散发着迷人的魅力,鞭策着人奋进前行。正如苏东坡在潮州韩文公庙碑上所说:“浩然之气,不依形而立,不恃力而行,不恃生而存,不随死而亡矣。故在天为星辰,在地为河狱,幽则为鬼神,而明则复为人”,这就是他。
  苏东坡一生,伴随着其在诗词、书画、哲学等方面的登峰造极,他的很多执政理念与行文风格在现代看来也是具有很强的前瞻性和时代性。作为宋代“士大夫精神”的典型代表,他一直坚守着“士大夫精神”的核心“士志于道”度过自己的一生。
  “士大夫”是具“学者”与“官僚”的双重身份的社会精英阶层。这一群体起于先秦,兴于汉代,定型于宋代,与中国封建社会相始终。与西方贵族不同,中国的“士大夫”不是靠先天血统入仕,而是凭知识、道德和才能,他们没有经济与政治特权,但拥有经史子集的丰富知识、琴棋书画的高雅情趣、待人接物的彬彬有礼、衣食住行的优雅生活,同时还兼有道德教化的职责。
  从传记中纵观苏东坡的成长就能了解一二。他出生于书香世家,自幼耳濡目染,品德和学识都出类拔萃。他最早受母亲启蒙,其母程氏是大理寺丞(相当于最高法院院长)程文应的女儿,后再天庆观的私塾里读书三年,21岁赴京城参加科举考试一举进士及第,名震京城。他才气横溢,一生为官,但不断陷入政治漩涡和党派斗争,几度升迁、贬谪,从政40年,地方做官33年,朝廷7年;执政28年,被贬谪12年。最高官职与宰相职位仅一步之遥,期间也因“乌台诗案”险些丧命,一再流放至海角天涯琼崖岛,最终病死在返回中原的途中。但他一身正气,为官清廉,执政以“民为邦本”,处处念及老百姓的苦忧,为老百姓造福谋福利,致力于兴修水利、种茶、治病、扶贫济困等,深受地方老百姓的爱戴与拥护。
  他坚守道德理想,追求高尚人格,承担社会责任。“苏东坡虽然饱经忧患拂逆,他的人性更趋温厚和厚道,并没有成尖酸刻薄。”苏东坡率性自由,人格独立,既执着又洒脱,既追求理想又关怀现实。他面对邪恶,面对错误,敢于提出,敢于批评。也许是富贵荣华,安宠荣辱在他看来,只不过是一己的私欲,这是十分卑微的事情,他的人生,他的奋斗目标是定位在百姓身上的,他的双眼,更多关注的是他们的愉悦或是疾苦。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勤政为民,与民同乐的苏东坡无不为当今为官者树立起了敬民、为政、立德、廉政的务实者形象。
  苏东坡在为官仕途之路上并不沐浴春风,由于与王安石变法的冲突,使他仕途曲折,历尽升沉。但他毕竟胸怀一颗激荡挚诚的心,一腔凌云冲天的志气,一身熊熊燃烧的激情,一种积极进取的希望。这都与他思想上的豁达光明,深受儒、佛、老三家哲学影响息息相关。他早年就“奋厉有当世志”(《东坡先生墓志铭》),很向往“朝廷清明而天下治平”(《策别》第八)的盛世,具有儒家辅君治国、经世济民的政治理想。他有志改革北宋的萎靡的积习,要求朝廷“涤荡振刷而卓然有所立”;他主张“知命者必尽人事,然后理足而无憾”,济时治国,“凡可以存存而救亡者无不为,至于不可奈何而后已”(《墨妙亭记》)。他对待人生又有超旷达观的襟怀,认为“君子可以寓意于物,而不可以留意于物”(《王君宝绘堂记》)。能够超然“游于物之外”,自可“无所往而不乐”(《超然台记》)。所以苏东坡即使归隐田园,他也总是一脚走进隐逸的山水,一脚还留在他热爱的人间。
  这与他的心性中濡染着佛老思想影响深远。他观察问题比较通达,在一种超然物外的旷达态度背后,仍然坚持着对人生、对美好事物的追求。“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捡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到“当此去,人生底事,来往如梭。待闲看,秋风洛水清波”,尽显洒脱、超然。
  “羽扇纶巾,谈笑间,强虏灰飞烟灭。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他与生俱来的浩然正气,坚毅、进取、慈悲的人格精神,无时无刻地闪耀着人性的光辉。重病在床时苏东坡把三个对儿子叫到床前说:“我平生未尝为恶,自信不会进地狱。”过了十日,他一言未发,便去了。他就这么如梦幻一般地度过了短短的六十四个春秋,虽然毕生坎坷多舛,但他的浩然之气终究成就了他身后的名气和地位。
  这篇传记细读过后,放下书卷,心中的那个苏公还是迟迟不走,仿佛似与你对酒当歌一番。可能是林语堂先生的文笔精妙,才久久不能忘却吧。人生如梦,一出戏演得如何,只有在幕落之时才可以下断语。如果用一句话总结苏东坡,我想脱口而出的就是他一生为人表里澄澈,讲究风节操守,不愧为中国士大夫的典范人物!神奇的文笔、渊博的学识、睿智的思想、高尚的人格、丰富的经历、巨大的成就,促使他在中华文化的历史长河中,在历代人民的心中树起了一座丰碑!正如林语堂先生对苏东坡的评价:“……其他诗人是不能望其项背的。这些品质之荟萃于一身,是天地间的凤毛麟角。……他的这种魔力使无数中国的读书人所倾倒、所爱慕的。”

 
作者: 刘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