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读《文明之光》有感

上传时间:2015-10-30 09:44:00信息来源:新华水利控股集团公司

       作为一名读史甚少的理科生,我一直有相当多的困惑:人类的历史绵延几千年,我们是怎样走到了今天?是否有一股内在的力量贯穿始终?像中国这样几千年来历史不断的文明古国几乎是绝无仅有,那么其他土地上的人民他们经历了什么?人并没有因为进化而从一出生就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可为什么社会总体上却在进步?一直在期待这样一本书给能我以启迪。

  四月的一个下午,当我在网上闲逛,一则题为《“2014中国好书”揭晓 30部图书最终入选》的新闻吸引了我的注意。好奇心驱使我点了进去,意外地发现我喜爱的作者——吴军博士有新作入围。不仅如此,继他凭借《数学之美》荣获第八届文津图书奖之后,这套《文明之光》再次得到国家图书馆的力荐。《文明之光》,听听这个有野心的书名!可当我浏览过它的目录和评价,就毫不犹豫地把它收入了囊中。
  其实,这并不是我第一次被吴军博士的作品点燃阅读的激情。早前在拜读他的畅销书《浪潮之巅》时,也是手不释卷,读得心潮澎湃。他的语言从容平实,却凭借独特而理性的视角带领读者在不长的篇幅中领略了硅谷各大IT公司的兴衰沉浮。这可能归功于作者科学家与投资人的双重身份。吴军博士首先是一名颇有成就的理工男。他先后毕业于清华大学和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也是Google的早期员工。他开创了网络搜索反作弊算法,创立了中日韩文搜索部门,也是目前中日韩文搜索算法的主要设计者。而从科学家向投资家的成功转型,使得他常常能道出超越侪辈的见识。
  《文明之光》同样内容丰富,质量上乘。历史类书籍,首要的是真实客观:所用的史料要真实,给出的结论要客观。不能仅仅是一家之言,最好能引述国际上主流的或者有代表性的观点。在提到我们所熟知的东方“四大文明古国”时,作者写道“这种说法非常不准确,例如古巴比伦其实只是美索不达米亚文明中某个特定民族的一个历史发展阶段。世界历史学界的主流说法是:世界上有包括中华文明在内的多个文明中心,而位于两河流域的美索不达米亚是人类继埃及以后的第二个文明中心。”秉承作者一贯的严谨,作者又给出注解:“随着一些新的考古发现,也有一些学者认为美索不达米亚的文明早于埃及文明。”小小的注解暗示了知识也会过时,观点也可能被更新。这样审慎和开放的态度,为消除偏见带来了可能。
  反英雄史观,使《文明之光》区别于许多其他畅销的历史读物。老生常谈的王侯将相战争故事、丰功伟业、朝代更迭,在这里都不再重要。就像拿破仑对自己的清醒认识,使亚历山大大帝流芳千古的,并不是他在战场上的丰功伟绩,而是他留下的图书馆;查士丁尼大帝用武力得来的辽阔疆域在他死后很快就丢光了,但是他主持编撰的法典却流传至今……相较于帝王,恰恰是历史幕后的普通人,他们发明了轮子、学会了冶铁、积累了垄耕种植法、制造了瓷器、走向了科学……这些文明成果已经让我们太习以为常,以至于通常不会去思考它们的起源,更无从知道那些工匠、农民的名字。但正是他们,在文明的长河中实实在在的存在着,并且创造了历史。
  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是贯彻全书的又一大特点。我们都知道刻舟求剑的故事:忽略了船与河水的发展变化,那么,在过去刻下的记号,当然不能帮助我们正视剑的位置。同样的,如果只采用现在的衡量标准,不考虑中间的社会变迁,当然也不能帮助我们正确理解某个现象在当时的意义。在作者的笔下,创立地心说的天文学家托勒密,不再被当作唯心主义的典型,而是一位科学巨匠。除了地心说,他还发明了球坐标、弧度制、经纬度,极大地促进了数学、地理等学科的发展,直到今天我们都还在用他定义的方法按照上北下南、左西右东的规矩绘制地图和经纬线。他的地心说,在当时也是前人零散天文知识的汇集与升华。相较于张衡那同样以地球为中心的浑天仪,托勒密的模型更是做出了定量的描述,并由此开创了天文学,确立了基于观测数据归纳数学模型的研究方法。类似的,就连自近代以来饱受诟病的科举制度,作者也引述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的惊叹,称其为实现“理想国”的优良制度。这不符合一贯印象的论调是从何而来?作者首先提出正确评价科举制度不能仅仅简单粗暴地对比清末的情状与同时期的西方政治制度,而是应该选取合理的参照系,比如隋朝之前的中国,以及欧洲的封建时代、印度的农业时代。接着,书中又描绘了在这些时代贵族与平民之间难以跨越的鸿沟,以及贵族世袭制度的弊端。于是,作为遴选文官的制度,科举打开了平民进入上层社会参与管理国家的渠道,这在专制时代毫无疑问是进步的、合理的、公平的。当然,作者在肯定科举制度对中华文明的贡献和对世界深远影响的同时,也理性地指出了它的诸多弊端导致了自身的消亡。
  纵观全书,作者凭借超凡的叙事能力描摹了星球诞生、人类出现这样跨越大尺度的历史,又从浩瀚的原材料中选取了十几个片段,用人文主义的观点勾勒出恢弘的文明画卷。通过这些片段,我仿佛看见了诸多文明在产生、发展、衰退、消亡,如同繁星闪烁于苍穹。当我们用进化的观点考量这样的发展过程,便不再为某个朝代的倾覆扼腕叹息,不再纠结于历史上没有发生的如果,而是可以平心正视文明进程中最适的偶然,接纳自己只是平凡的一粟而不妄自菲薄:毕竟,正是默默无闻的普罗大众,点亮了文明之光!

 
作者:陈佼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