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道理,重德行

上传时间:2015-10-30 11:09:00信息来源:

       《中国思想通俗讲话》是钱穆先生后期的讲演与随笔的合集,本书的意思并非是用通俗的方法来阐述中国的思想,而是要在通俗的文化里揭示出其中蕴含有精深的中国思想,语言是思想最直接的表现,所以这里的通俗文化主要是贯通雅俗的语言文化。钱穆先生在自序中说:“本书意在指出目前中国社会人人习用普遍流行的几许观念与名次——如道理、性命、德行、气运,由此上溯全部中国思想史。由浅入深,即凭众所共知共喻,阐述此诸观念诸名次之内在涵义,及其流变沿革,并及其相互会通之点,而藉以描述出中国传统思想的一大轮廓。”

  也就是说,通过对“道理、性命、德行、气运”这四个我们中国人习以为常的名词层层解析,便可勾勒出中国传统思想的大致轮廓。第一第二讲道理和性命,是从抽象的理论讲述中国思想里的宇宙观与人生观。第三讲是德行,仍然延续前两讲,自宇宙人生到人生价值观,第四讲气运,与我们每个人的实际人生有莫大关系,无论达官贵人还是贩夫走卒常常挂在嘴边。综合四讲则可了解中国思想大致情况,能发现生活中许多观念皆有本有源,我们得到的成就并非凭借自身一己之力,我们所有不如意与种种困扰也并非全由己生,一切种种都是中国文化于我们自身思想和行为的映射,不过是我们日常行为只是自己不知道而已。正如人类行为,必然受人类自己的思想指导支配。
  一、浅析对以上四个词汇的理解。
  1、道理
 中华民族极为重视道理,常用是否有道理来评判一切。道理虽然常混在一起,但实为两个概念。先看“道”,《庄子》说过“道行之而成”,这有点像鲁迅所说的“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就有了路”,都是意指道路是由人走出来的。再看“理”,理是事物之所以然,累了要休息,大家皆如此,则为道,如不休息则身体不适,则为理。如此,钱穆说,道叫人该怎样,理告诉人必这样。所以理先于事物而存在,比如,科学定理早已存在,不过等待有人去发现,我们常说发现科学定理,而不说创造科学定理。中国人讲道,类似于西方宗教,认为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天道不可知而人道可循,所以人要知天知命。但是天理则可知,因此中国人讲理类似于西方之科学精神。我们相信宇宙有一个终极真理在运转一切,不过是我们暂时还没有发现,宇宙有限,而宇宙中的人生,则有无限可能。
  2、性命
  通常我们所说的性命一般指人的生命,但中国思想中所指性命要远高于此。诸葛孔明说“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此苟全性命绝非苟全生命。我们用性命代替生命,包含着极深的思想结晶。通俗的有两方面意思,一是生命之本身物理价值;二是生命之意义和向外奋斗之价值。人性禀赋予天,而“率性之谓道”。天赋与我此性,我要用我有限的生命创造出无限的价值,但我并不知道天心天意之终极所在哪里,所以要努力去做,则须尽心,最重要的是实践。因此,性命即是人生,天赋与我生命,我要进一步从获得的生命内在本质尽最大可能地去努力奋斗,从而获得生命的全部内涵及意义。这是我们的性命观,也是我们的人生观。
  3、德行
  德行指美好的道德品行。道德品行是适应社会和统治阶级的要求而产生的,必将随着社会的发展而有所改变。我们要不断充实自己,把自身德行奉献于社会,发出光辉将自己的生命映射到外面去,与他人交光互映,则自我的德性不断取得圆满,自然会产生种种变化,人生便已得到,而不需要到达终极彼岸,人生即在现在,而不在将来,也不在过去,孔子说:“未知生,焉知死?” 就是这个意思。中国人重德,更注重行。孔子曾说过:“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人生必经重在行,重在德。仅是知,包括不了人生。所以我们说“知之维艰,行之维艰。”这就意味着人要坚持“知是行之始,行是知之成。”天赋与人良知,人将此良知坚守扩散,不断砥砺前行,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行到不能行则停止。所以说,功德圆满,德行彰显。
  4、气运
  气运讲什么?中国人喜欢说气运或运气,如果把两字分开,就是气数与命运。从大时代看,在社会动荡和政治黑暗时,从个人看,在遭遇不幸、困难、挫折和失败时,我们总喜欢说气数和命运。钱穆说,气是极细微的,是能变动的,变化的过程就是我们常说的气数。春夏秋冬,四季交替,一天一天的变化,非常细微,很难感受得到,等积累到一定程度,突然有一天冷了热了,就是季节交替了。气数在不断变动,从极细微处开始,谁也察觉不到,但等到变到某个阶段,就可觉得突然大变了。就像我们说社会风气一样,其实社会风气常在变,只是一时察觉不到,好像大家都如此,而其实则在极细微处不断地起着变化。待变到某一阶段,我们才突然地觉察到风气已经转移了。总之,风气是积微成著,极微小的变动,酝酿出极大的兴革来。“运”字常与命运联系在一起,命指认得一生性格,运是由此而来的个人遭遇,性格不常变,所以人们常说性格决定命运。然而,一生遭遇则随时而有变化。因此,好命可以有坏运,坏命可以有好运。命运从何而来?一切命运,都从人心方寸之间建筑起,如果专注气数命运,两眼只向外面,忘记本心良知,只能说是迷信了,气数命运也无从谈起。
  西方人由人生至宇宙,中国人从宇宙到人生。由此天道赋予人性良知,而拓展与我们整个生命,进而修身齐家,见几而作,兼济天下。具体到生活中,中国人的智慧在于:“君子素其位而行,素富贵,行乎富贵,素贫贱,行乎贫贱,素患难,行乎患难,素夷狄,行乎夷狄。”无论外面怎么变化,我只是一个我,总是自己,进到自己应尽的那份责任,则无愧于时代。命有可知有不可知,可知者在己,在内。不可知者在天,在外。人应遵循所知而行向不可知,人生如行黑暗旷野,只有随身一线灯光,但凭此一线灯光所照,四周黑暗则都可以成为光明。行人也可以照着勇敢去前行,行到哪里,光明就到哪里,四周黑暗都驱散了,而此一线光明是人人都有,因此人人尽可以拥有光明。
  二、读完这本书,我在思想上有“三得”体会,简单概括为:
  1、文言与白话不能简单分割,中国的通俗语言中包含了大量来自于文言的词汇,这些最通俗的词汇竟然可以包涵中国全部的思想史。书中重点讲了普遍见于中国社会所有人群口中的四个词汇:“道理”、“性命”、“德行”、“气运”。由“道理”与“德行”二词来阐述中国思想中的人生观;由“性命”与“气运”二词来阐述中国思想中的世界观。
  2、不能以国运的兴衰来判断文化思想的优劣。国家兴衰如同个人祸福,实属不可避免,国运兴衰与国家的文化思想固然相关,但不能简单的见衰判劣,关键还要看这种文化思想是否有转承衰世的气度与精神。
  3、中国思想自成体系,我们应立身于本国思想的基础上来博采众长,不应以西方思想体系的标准来衡量本国思想。
  以上“三得”是我自身的得,由于源于钱穆先生的著作,所以需通透理解才能去读钱穆先生的原著;而且我的所得也有自己的人生观与世界观。每个人的观念不尽相同,理解也会有偏颇,不同的人看此著作自会有不同的所得。所以,我们要乐天知命,点亮自己,照亮前方,温暖四周;所以,我们要热爱生活,努力工作,善待他人,爱护家人。

       作者:李妍妍

下一篇 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