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无序竞争 电力市场呼吁售电专业化时代

上传时间:2017-10-30信息来源:中电新闻网

 

  距离2018年度广东电力市场双边协商交易备案截止时间只剩半个月,各方深度胶着,虚假信息混杂于市,前期市场竞争惨烈。一方面是众多售电公司抢夺长协用户,价格之争愈演愈烈,一方面是部分电厂不肯与独立售电公司以高价对接长协。

  价格之战 用户心态急剧膨胀

  高开高走。由于售电公司普遍烧钱“圈电量”,今年广东长协市场报价一路攀升,个别售电公司为抢夺用户,率先突破了降6.45分的去年均值,把用户的胃口钓得高高的,加上市场上虚假信息的挑动,原本期待着市场高开低走的其他售电公司也纷纷硬着头皮参与竞价,造成长协折扣价格一路走高,进入非理性区间。

  甚至,有大用户在招标文件中注明,最低起始长协电价折扣为0.11元/千瓦时,无法满足该条件的将被视为弃权。

  那么从发电成本等来考虑,降价空间到底是多少呢?

  广东电力交易中心近日发布了广东省燃煤发电企业成本分析。根据煤炭价格指数分析测算,目前广东省沿海电厂的到场耗用标煤平均单价约为900元/吨,按照2018年省内燃煤机组市场电占比60%测算,沿海60万千瓦及以上等级燃煤机组折算市场电量可让利空间预计约为40—70厘/千瓦时,山区电厂可让利空间预计约为15—35厘/千瓦时。在去年同期的2017年双边协商交易中,全年广东省5000大卡煤炭平均到场原煤价为468元/吨,最终的市场成交均价为-64.5厘/千瓦时。

  显而易见,从发电成本的角度来看,今年长协报价的合理区间应该在4-7分。而目前市场的降幅已是8分起步,早已超出了市场可承受范围。

  其实,除了极少的用户有分毫必追和哄抬心理作祟,大部分用户都有一个合理的价格预期。但售电侧的激烈竞争反过来大大加剧了用户的价格心理预期,造成了市场的困局。

  电量电量! 各方均已背水一战

  目前,售电公司之间进行的无底线价格战,已经结出了苦果。面对有用户新开出的0.11元起步价,真不知哪家售电公司敢接盘?

  发电方的日子也不好过。

  今年,一些核电与气电厂机组均以7分出头的价格将电量售罄,价格相对合理,释放出良好的市场信号。然而由于煤机之间出现了不理性竞争,也造成了大型发电企业之间互相踩踏,价格报价一路飙高。

  对于大型发电企业而言,抢夺数额巨大的发电量是其首要任务,面对着蓬勃发展的电力市场,即使逼近成本底线,也倾向于长协电量签得越多越好。若长协电量签得不够,剩余电量都会滚到月度竞价市场。考虑到月度市场统一出清价格不可控,受竞价市场电量上限限制等因素,大型发电厂恐怕难以在月度市场拿回全部份额。所以,大型发电企业之间急红了眼,相互压价,愈演愈烈。而这些大型发电企业基本上都成立了售电公司,售电公司受命之下,更是在用户市场争夺上一路“攻城掠地”。

  面对不断走高的让利价格,各方均已被逼到悬崖的边缘。

  中小型发电企业的发电量较小,让利空间少,在价格上不如大型发电厂具有竞争力。面对目前长协高价让利的情况,部分电厂选择了捂住电量,不愿以高价与售电公司对接长协。近几个月,回归理性的月度统一出清价格回暖,部分电厂对于明年的月度集中市场抱有期待,不难猜测,相当一部分中小发电企业,宁愿选择把长协没有签满的电量滚到月度市场去竞争。

  市场在呼吁理性,各方仍在观望。10月24日,拐点似乎出现,省内最大发电企业与一家实力雄厚的独立售电公司,以6.99分的价格对接了5亿的长协电量。有分析指出,这笔交易的价格6.99分,有可能成为此次长协大战的拐点,随着长协备案截止日期的临近,用户的价格预期可能逐步回落,市场有望回归理性。

  市场误判 疯狂背后的动因

  此次疯狂的价格之战,很难说是哪一方先挑起的。“只能说,这是市场竞争的初级阶段。”业内人士评价。

  目前,广东售电公司分为有发电背景的发售一体售电公司,以及独立售电公司两种,后者又有国资与民营之分。

  独立售电公司的习惯思维是,尽量多签用户,用手里签约的巨额电量来与电厂谈判,以谋求更大的降价空间和利润空间。

  发电厂成立的发售一体售电公司,其目的是帮助发电厂争取发电量,进行内部平衡,以合理的价格签订合同,实现利益最大化。

  现在,两者之间的竞争已经白热化。独立售电公司赔本抢电量,无外乎就是想占据更多的市场份额以赢得话语权,有的甚至倒逼发电厂低于成本价来兑现其与用户签下的高价合约。发电企业的售电公司在此局面下,也想利用自己企业的主业优势,变被动为主动,直接占据市场份额。在独立售电公司不断提高报价的刺激下,发电售电公司也开始赔钱赚吆喝,甚至通过割舍发电厂的盈利,来强力冲击用户量,想以此来限制独立售电公司的发展。

  一切向电量看齐,月度集中竞价市场预期低,防止独立售电公司做大倒逼发电让利等多重因素,又造成了几家大型发电企业的售电公司之间也相互冲锋抢电量,市价不断走高。

  “还是营销策略的问题,也是对市场的误判造成这样的局面。”有专业人士分析指出,现在售电公司的市场准入门槛较低,无论是发售一体的售电公司,还是独立售电公司,想通过打价格战,短时占据大的市场份额,从而打压其他竞争对手,做到一家独大是不现实的。

  一味的靠低价格吸引,并不能形成售电公司与用户之间的黏度,反而会养成用户的高趋利性,流动性非常高,并不能成为售电公司的稳定业务流。同时哄抬价格这一行为也增加了不兑现合同的风险,扰乱市场秩序。

  为了防止售电公司不履行合约,防范欠费风险,10月24日,南方能源监管局印发了《广东电力市场售电公司履约保函管理办法(试行)》,规定售电公司应以履约保函的方式向电网企业提供违约担保,未提供履约保函的售电公司,广东电力交易中心将暂停受理其交易合同登记以及参与市场交易资格。售电公司未足额支付相关市场结算费用时,电网企业可以用履约保函清算相关欠费。

  所以,在未来,售电公司如果一味高价竞得合同而无法兑现,交易中心将用其预交的履约保函费用进行结算。这一规定将更好地预防结算风险,保障市场主体的合法权益,同时也在向售电公司释放信号,呼吁竞争回归理性。

  破解困局 售电应向专业化发展

  如何破局?

  “各方应明确定位,理性对待。售电公司更应该走专业化发展道路,拼的是技术能力和服务,而不是价格。”一位市场监管人士表述。

  “我们正在进行的电力市场改革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现在遇到的矛盾和问题是必然的,破局关键是要用全局思维来看待改革。这既需要监管机构不断创新监管调控手段,更需要市场主体各方共同维护市场的平稳健康运行,培养良性竞争意识,以理性成熟的心态共同建设广东电力市场。”

  据了解,为了给即将到来的现货市场做准备,从明年起,售电公司需每天集合所有用户电量,形成电量曲线,上报交易中心,相关机构将对其报量准确性进行评测,这一结果将在交易中心网站进行公布。这意味着售电公司将全面进入专业化时代,未来的竞争力在于技术而不是价格。

  售电公司应该从现在开始转型升级,放弃低价竞争的粗放型手段,通过专业技能来承担用户的电价波动风险,稳定市场,让用户不需要过多关注市场电价的随时变化,只需购买售电套餐,安心生产。

  对于用户来说,要对市场价格进行合理理性的预估,一味超出合理降价区间去要求发电企业降价,无疑是杀鸡取卵。在选择售电公司时,不应该过多关注价格,更应该关注综合实力。

  对于发电企业而言,如果其售电公司用低于成本的价格在市场上大量圈用户,最终损伤的也是主业的利益。要树立发电为主的思想,避免自己陷入永无休止、几败俱伤的价格战。

  作为任何市场来说,竞争是市场的初级阶段,未来的市场势必是合作才能共赢。发电企业要树立市场化营销理念,引入分销商概念,通过批发电量给专业售电公司进行分销,这将是未来电力市场发展的趋势。

  发电企业、售电公司以及用户都是电力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宏观上任何一方的利益受到损害都将损害整个市场。保持电力工业各环节的合理空间,是广东电力市场发育走向成熟的标志。

  告别无序竞争,电力市场即将迈入专业化时代。

  截至发稿前,针对前一段时间的非理性行为,市场做出了最好的回应。10月26日,广东电力交易中心组织开展了11月线上发电合同电量转让集中交易。出让方共有14家参与申报,总申报电量9.65亿千瓦时,成交9家。受让方共有14家参与申报,总申报电量8.87亿千瓦时,成交13家。总成交电量7.69亿千瓦时,其中基数电量4.85亿千瓦时,双边协商电量2.84亿千瓦时,平均成交价为355.17厘/千瓦时。其中煤机成交电量6.1亿千瓦时,平均成交价300.47厘/千瓦时;气机成交电量1.6亿千瓦时,平均成交价563.36厘/千瓦时。发电成本增长,发电权交易价格回升,充分显示发电厂抢电量的意愿在下降,市场正在回归理性。